手机版【永久域名发布器】可永久找到本站,快快下载!!

【催眠! 胸部学园】(第1-4章)作者:kkmanlg:


作者:kkmanlg 

  “嗯……如何呢、我的胸部?”
 
  “我也是。”
 
  “我才不会认输呢!”
 
  一堆女孩子们,用自豪的胸部挤向一名男生。
   
   “没问题,我会疼爱所有人的。”
 
  男生伸出双手,尽情揉捏女孩子们贴满每个地方的胸部。
 
  “啊、咿、哈啊啊嗯!”
 
  “嗯、哈、呼、咿、嗯嗯!”
 
  “呀、啊、咿、呀、呀啊!”
 
  这是一名最喜欢胸部的少年,夺占学园所有女生胸部的故事。
 

----
 第一章 祠之神灵·八云是学园的创立者!
 ----
 
  西条太一,每天早上都从郁闷情绪中醒来。从窗帘透进来的光芒,知道早晨 来临,急忙撑起沉重身体。无可奈何起床,打开窗户,就算进来新鲜空气,心情 也总是无法开朗。就读高中过了一个月,打从入学那天开始,就没有过任何一天 清爽的早晨。
 
  “唉、真烦啊……”
 
  身为高中生,在学校的时间占去一天大半,对太一来说,没有比这更让人烦 闷的时间了──再过不久就得上学。虽说叹气会让幸运逃走,但幸运肯定是对太 一避而远之的。
 
  穿好制服,准备早餐、中午便当。父母工作长时间不在家,只有正月和祭典 时才会回来,身为独子,煮饭洗衣通通都得自己来。
 
  吃完早餐、洗碗、刷牙,做好准备后,房间传来对讲机的声音。
 
  “现在过去了……”
 
  对等在外面的人说一声,锁上窗户打开门。
 
  “……早安。”
 
  “……嗯,早安。”
 
  在那里的女孩子轻轻点头,保持微妙距离,等太一踏出一步。留有长度超过 肩膀的双马尾,少女名为东初弥生。
 
  太一跟弥生是青梅竹马,小学、国中、高中一直都是同校,是切也切不断的 缘分。
 
  “……走吧。”
 
  弥生表情跟太一相同,感觉很阴沉。因为双眼大大,有着鼻梁挺直的脸庞, 表情起伏很容易看出来。
 
  “嗯……”
 
  早晨的新鲜空气,留下不太自然的沉重气氛,两人一起走向学校。
 



  两人就读的学校、私立东条院学园,是江户时代创立的男女混校。直到不久 前还是女子高中,现在学生数量大约两百人。从学生数量来看,是小规模的学校 ,但学园设施却相当充实,而且收费是公立高中的水平。加上是每年不管国立私 立,都持续有许多学生考上有名大学的名门学园。
 
  若是只听到这些,就会自然认定‘东条院学园一定是很出色的学校’。但是 ,来到这所学园一个月的太一,却从来没出现过这种想法。
 




  太一跟弥生两人,持续一些没什么营养的对话后,抵达学园。
 
  “……又来了。”
 
  来到玄关,太一就碰上每天都得面对的课题。
 
  因为──鞋柜被扔了大量垃圾。
 
  不只是恶作剧,而是彻底厌恶的结果。
 
  “太一……”
 
  “没事的。”
 
  “……可是。”
 
  “别在意。”
 
  鞋柜每天都会扔进纸屑、图钉、臭抹布、没吃完的面包。鞋柜被当成垃圾筒 ,想要找出干净的室内拖鞋,也是找不到。不过太一本来就没放室内拖鞋,都是 每天拿回家的。
 
  害怕被弄脏,就不能把脱鞋放到鞋柜里。放进去很快就被偷,所以必须拿回 家。太一现在穿的室内拖鞋,从五月算起来是第三双了,之前两双莫名其妙消失 ──十有八九是被偷走的。
 
  碰上这种情况,谁都不会使用鞋柜吧。可是,若不使用的话,又会遭来‘清 干净!’的责骂。
 
  出现这一幕,是现在东条院学园的阴湿霸凌──对女学生们来说,男生就是 用来欺负的。
 
  女学生会这样欺负人,是无法容忍男生们的存在,为了将男生赶出学园,出 现这种举动。而且学园理事长还默认、加以支援,男生从一开始就输了。 
  这所学园的理事长·东条院舞,从自己就任学园理事长开始,就开始主张要 转换成女子高中。所以,给予女生们绝对信赖,包含那些违抗离去的人们,对男 学生是相当讨厌。
 
  “你们快点滚吧。”
 
  入学没多久后,理事长就这样说。当然,太一也很厌恶理事长。之后远远看 见理事长的背影,就会闪远一点避免擦身而过。
 
  太一入学时,男生包含自己在内共有四人。当然所有人都是一年级新生。没 有学长。
 
  一开始大家想说尽量忍耐,但一人接着一人减少──到昨天,只剩下太一了 。
 
  也就是说,东条院学园现在尽管高唱男女合校,男生却只有一个人。然后, 这个人是西条太一──几乎所有学生都把他当成霸凌对象。
 




  东条院学园创校当时,是要当作男女合校榜样的。但随着时代经过男生消失 ,直到最近都是女校,而且是超越常识的名门女校。
 
  然后随着时间经过,渐渐陷入经营不振的局面。为了打破这个现况,决定招 收男生入学──就是男女合校。
 
  话说回来,原本东条院学园在世人认知中,是长期以来的名门女校,没有什 么男生前来报名。大部分的学生,面对东条院学园的超高等级印象,就打退堂鼓 了。确实,学费便宜,设备充实,但长年营造出来‘千金大小姐就读的高贵学园 ’,印象是无法轻易消除的。
 
  而且,这所学园位于小山丘上,交通很不方便,这更是无法聚集学生的主要 原因。巴士在通学时间,一小时只有一班。理由单纯就是没多少人搭乘。 
  就读这所学校的学生们,大多都是搭乘私家车。酒柜、高级座椅、还有液晶 萤幕的完美高级轿车。所以,就读东条院学园的三年间,从未利用过大众运输工 具的学生并不少。对她们而言,搭乘电车或巴士,反而不方便吧。
 
  虽然单方面画出富有家庭的区隔,但对于生在普通家庭的学生来说,与其选 择东条院学园,到其他学校去的好处还比较多。所以就算发表共学化的宣言,也 无法立刻就招收到大量男生。
 
  然后,这所学园无法招收到男生──同时,就算招收到也读不了多久的最大 原因,就是太一每天不得不接受,让人难以置信的女尊男卑校规。
 
  举例来说──
 
  打扫都是男生负责。
 
  男生不能使用福利社。
 
  男生不能使用图书室。
 
  上体育课的日子,男生要准备所有器材道具。
 
  男生不能使用盥洗室。
 
  还有其他很多没有常识的校规。因为这种校规,男生利用学园设施的机会, 就被压缩到极限了。用充实设备当作噱头招收男生,真正入学之后却几乎无法使 用,根本是诈欺吧。
 
  所以说,这些校规从共学化之后,就一直存在。毕竟,在共学化实施与否的 僵持阶段,让那些反对人士愿意点头的主因,似乎就是这种不平等校规。为了保 有女性尊严,是不需要讲理由的。在学校的介绍手册上当然不会写,外部人士也 几乎没有得知这种校规的机会。所以,男生是在一切遭到隐瞒的情况下入学,在 注册费、学杂费缴完之后,很快就被退学,这种系统可说是完成了。
 
  就读存在这种无可救药的校规,自己又彻底讨厌的东条院学园,太一却没有 休学的理由──就是每天早上一起上学的青梅竹马。
 




  东出弥生,跟大部分的东条院学园学生不同,在小康家庭长大。父母工作早 出晚归。一个月内有半数日子过了十二点才回家,也不稀奇。
 
  从以前开始,放学后弥生就得回去看家,几乎没有跟同学一起玩的记忆── 唯一例外就是太一。
 
  太一住在附近,从小感情很好。
 
  然后,玩耍时候太一都在身边──发现到时,弥生双眼已经离不开太一了。 
  弥生很喜欢太一,但这份心意无法传达给本人,时间如此流逝──即使到了 高中,依然是朋友以上恋人未满的关系。
 



  弥生决定就读这所学园的时候,是在一月中旬。
 
  高中入学测验当天,弥生收到一封信。那是名门东条院学园的入学推荐函。 上面写着欢迎以资优生身分入学,学杂费、其他设施费用一律免费。
 
  为何赫赫有名的大小姐学校·东条院学园,会送来这封信,还不清楚理由, 但确实写着自己名字跟住址。
 
  弥生考虑家庭状况,决定就读东条院学园。跟太一志愿的高中不同,然后自 己配得上这种大小姐学校吗?有两个问题等待弥生决定。
 
  “怎么?有烦恼?”
 
  弥生相当烦恼无法决定,太一某天这么询问。
 
  “那个……”
 
  弥生告诉太一──自己收到入学推荐函,是很高兴。为了不要造成父母负担 ,希望就读东条院学园。但自己一人会感到很寂寞。
 
  可是,说不出自己对离开青梅竹的这件事,感到很难受──这也是最重要的 理由。
 
  “……那么,我也就读东条院学园吧。”
 
  太一认真默默聆听,最后说了这一句话。
 
  “可是……”
 
  “跟妳读同样高中也挺有趣的。就这样吧。”
 
  “……真的?”
 
  “嗯……很期待啊。”
 
  “……嗯!一起上学!”
 
  另一个不安,是太一的成绩。这个时候,以太一成绩要挑战东条院学园,怎 么想都是愚蠢之举,班导师从头反对到尾。
  
   所以,成绩优秀的弥生,直到测验为止,都一直教导太一。太一说着‘总是 麻烦妳啊’,但弥生只要跟太一在一起就很幸福了,一点也不难受,不如说,她 不想错过这个时间。
 
  最后,努力得到收获,两人都成功合格了。
 





  “怎么,只剩下那家伙啊。”
 
  “谁管他,反正就是垃圾。”
 
  “去看看鞋柜吧。”
 
  下课时间每次都是损人大会,而且霸凌言词越来越难听。
 
  “去死。”
 
  “很难受吧,死一死就轻松了。”
 
  “我也这么想呢,哈哈哈。”
 
  因为是特地说给自己听,这已经不是损人的等级了。
 
  (听到了啦!虫子、偷窃惯犯什么的,干……嘛,听听就算了……)
 
  这所学园的霸凌、非议,都是对于男性本身的厌恶,所以是针对太一。 
  女子高中只有几个男生,女生们一定会抢男生争得头破血流,剩下自己一个 的话,就能尽情徜徉女生乐园,很容易给人这种印象。若说在入学前,太一没有 这种憧憬是骗人的。应该说很期待这样。
 
  但是,实际上根本没有这种机会。取而代之的,反而看见女生内裤的机会多 到不得了。这不能算是奖赏,而是已经看腻了。现在,把太一当白痴耍的女生们 ,都大胆张开双腿露出内裤。
   
   “说真的呢,希望他消失,不要碍事……自己以为很受欢迎吗?那个废物。 ”
 
  (……没听到没听到。)
 
  下课时间干脆逃出这种脏话不断的地方,但又有桌子被扔满昆虫尸体的危险 性。太一只能装睡了。要离开教室只有去厕所的时候。当然,回来时候抽屉就会 塞满昆虫尸体了。
 
  “怎么可能那样呢?若有谁会喜欢那种人,代表脑袋坏到连医院都束手无策 吧。”
 
  “也是呢。”
 
  “哈哈哈。”
 
  (没听见……没听见。)
 
  这所学园,有男生存在也很不错。当然会有女生这么想。但害怕跟男生说话 ,自己会变成受到欺负的目标,结果没有女生敢跟太一说话。
 
  “……嗯?”
 
  只有弥生例外。
 
  “第二选修教室……啊。”
 
  只有弥生每天跟自己一起上学,午休一起吃便当。只是,无论谁去找谁,都 有卷入麻烦之中的可能性,只能用简讯告诉彼此集合地点。
 
  太一拿着便当离开教室。
 



  “太一……”
 
  打开第二选修教室的门时,弥生挂着忧心表情,坐在椅子上等候。
 
  “抱歉,来迟了。”
 
  “嗯,我也是刚刚才来。”
 
  太一跟弥生桌子靠在一起,坐下打开便当盒。
 
  “……啊。”
 
  弥生先注意到不对劲。
 
  “嗯?怎么──啊!”
 
  便当里面,本来装着今天早上弄好的配菜,却全部变成砂子了。弄成这样根 本不能吃。都是砂子。
 
  (是谁干的……不。)
 
  犯人明显很清楚了──肯定是讨厌太一他们的女生吧。
 
  (……话又说回来,这也太过火了。)
 
  恐怕是趁自己去上厕所时,偷换的吧。难得早起弄好的便当,现在肯定扔在 垃圾桶里了。
 
  (……可恶!)
 
  怒火涌现。
 
  不知不觉,嘴里有了血的味道。下意识咬紧嘴唇了吧。
 
  “好过分……”
 
  弥生快哭了。
 
  “……果然、我──”
 
  “约定好不能说那句话吧。”
 
  “啊……对、对不起。”
 
  弥生想过自己退学的话,太一就不用受苦了,但事情没这么单纯。身为资优 生的少女,若自己主动退学,至今学园负责出的钱都必须全额付清,但很可惜, 弥生家庭出不起这笔钱。
 
  所以,太一只能想办法忍耐。
 
  “算了。”
 
  就算真能找出犯人,也会得到‘西条同学栽赃到我们头上’的回答,自己早 就知道加害者的嘴脸了。
 
  毕竟敌人将近两百人。无论用什么方法,自己都没有胜算。
 
  只能忍耐了。只有这个才是最好的方法。
 
  (我知道……我知道、可是──)
 
  此时,太一想起──
 
  这就是东条院学园的真实面貌。
 


  放学后,女生们参加社团活动或干部会议,都离开教室了。另一方面,男生 ──从今天起只有太一──对他来说,放学等于打扫校园的痛苦时间。
  
   开始用抹布擦拭教室地板,走廊跟楼梯都要擦干净。这是因为学校删减雇用 清洁人员的经费。
 
  要在一天内把学园打扫干净,是不可能的,只能打扫预定范围,但这样每天 打扫时间还是超过两小时。
 
  今天用扫把打扫校园后门。因为东条院学园面积相当大,后门附近也是很大 一片。若不快点开始,恐怕太阳下山都扫不完。
 



  “嘛,就这样吧。”
 
  开始打扫后三个小时,天空已经变成橘色。默默打扫的结果,就是顺利扫完 了。
 
  “……嗯?”
 
  查看周围有哪里没有扫,视线突然停在一个地方。
 
  “……那是什么?”
 
  不知不觉,走进学园禁止进入的地方。
 
  自己有在学园周围散步过,却没来过这个地方。
 
  (……祠堂?)
 
  所以,自己也不知道后门一带深处,有这种类似祠堂的东西。
 
  没有多想走过去,那是很难称为祠堂的东西,正面垂着颜色褪掉的绳索,旁 边摆放早就枯掉的花束。还有青绿色的瓷器,里面装着很像神酒的液体。藏在树 丛相当里面,是几乎不会有人发现的地方。
 
  (难得嘛……)
 
  太一找寻能够代替枯花的花朵。既然都来到这里了,至少把花朵换成新的吧 ──这么想着。
 
  刚好季节到了,花朵盛开。摘了一朵又一朵,当作替代用的花束。
 
  “就这样吧。”
 
  不知祠堂祭拜什么神明,但在神明面前,依旧双手合十献上敬意。
 
  (希望能不再被霸凌……)
 
  “……好,回家吧……”
 
  “喂。”
 
  转身打算踏出脚步时,突然停了下来抖了一下。
 
  “嘿嘿,有听到吧……喂!转向这边!”
 
  ──自己有听到。
 
  (刚刚都没人在啊……)
 
  但耳朵确实听到声音了。
 
  (糟、糟糕……)
 
  恐惧瞬间侵蚀全身──但就算想逃,很奇怪的是双脚颤抖,完全动不了。像 是双脚被固定在水泥地了。
 
  “真是,转过来啦……啧,算了……”
 
  这么说着的声音,身影出现在太一面前。
 
  (──咦!?)
 
  吞了口水。
 
  “飘、飘、飘浮……!?”
 
  眼前出现一名年轻女性。年龄二十多岁吧。穿着桃色布料、搭配银杏叶花纹 的衣服,然后──飘浮在半空中。
 
  “喂!”
 
  修长凤眼看见太一的脸之后,眯了起来。
 
  既然对方浮在空中,就能确认裙摆底下的双脚。但因为衣服袖口长得太不自 然,双手遮着看不清楚。
 
  “你想说什么!啊!”
  
   感觉像是从江户时代穿越过来的高挑女性,发现太一看着她后,劈头就是一 顿骂和锐利视线。
 
  自己想确认对方是不是人类,但女性似乎很不开心的样子。
 
  “别一直盯着看啦,嗄!”
 
  太一渐渐回神过来。
 
  “对、对不起……”
   
   “哈!算了……话说回来,喂!”
 
  “是、是的!”
 
  女性瞪过来,袖子太长完全看不见的双手,捧着太一脸颊上下打量。因为事 情太过突然,一直没注意到,仔细看看,这是一个美到让人难以置信的大美女。 
  长度及腰的光滑黑发,跟着流风美艳飘动。视线虽然锐利,但搭配那张工整 脸蛋,有着相当高贵的气质,最让人双眼离不开的,就是那对跟本犯规,数字达 到三位数的胸部。即使穿着衣服,分量却是大到快要挣脱腰带、整个蹦出来似的 。
 
  “有些话想要问你啊。”
 
  “问、问题……吗?”
 
  “对对,虽然不想跟小鬼说话,但我最近都没跟人类说过话啊。”
 
  (就是跟人类以外的生物说话吧……)
 
  这么想着,但没有说出口。若是单纯问话就好了。一个不好碰上难题,没有 好好解决的话,恐怕不能活着回家了。
 
  “若我可以的话……”
 
  过于紧张,光是挂起虚伪笑容就很勉强了。
 





  “这所学园的创始人……”
 
  “……算是啦。”
 
  “……神灵吗?”
 
  “谁那样说过啊?”
 
  “不、这个、该怎么说……身体飘浮、还有感觉……”
 
  “喔,你还挺有眼力的嘛。”
 
  (看到的人,大概都会这样想吧。)
 
  要说是这所学园的创始人、或者是神灵,这个女性都有着让人如此确信的氛 围。
 
  (……没想到会遇见东条院学园的创始人。)
 
  东条院学园创立于江户时代。这位女性自称创始人的话,就是活在那个时期 吧,称为神灵也挺适合的。
 
  (也不是幽灵……)
 
  “嘛,神就神吧……然后,你是?”
 
  “什么?”
 
  “你……叫什么名字?”
 
  “名、名字吗?西条太一……”
 
  “西条……西条?”
 
  两人持续一方提问,另一方回答的对话。
 
  突然中断对话,是太一报上名字的时候。
 
  “咦?咦……”
 
  “姆。”
 
  女性不知道察觉些什么,交互看着太一跟半空,自言自语点头。
 
  “西条、吗?”
  
   “咦、是的……”
 
  “不是西条院?”
 
  “西条……啊,不过很久以前是西条院,过世的爷爷这么说过……”
 
  “真的吗!”
 
  “咦?是的……”
 
  “呵呵……呵哈哈哈哈!”
 
  想说对方整张脸都快贴上来了,这次却是突然抱着肚子大笑。在这个女性面 前,自己藏不住困惑。
 
  (咦、怎么了?我的名字有哪里奇怪?)
 
  希望眼前这个女性,说出听到西条两个字就大笑的原因。
 
  “这样就没错了……喂!”
 
  “是、是的!”
 
  “你喜欢大奶子吧。”
 
  “咦!?”
 
  女性用几乎肯定的语气询问。
 
  “哈哈哈,不用隐瞒,怎样、喜欢吧?说你喜欢!”
 
  “不、是、是的……喜欢。”
 
  没错──自己最喜欢胸部,最喜欢巨乳。因为青梅竹马的弥生,胸部很有存 在感吧。根据推测应该超过97公分──但眼前女性感觉更大。
 
  “不过,为什么知道这种事情?”
 
  虽然无法隐瞒乖乖点头,但到底是什么原因,初次见面的女性,就能看穿自 己的性癖好?
 
  “嘛──”
 
  女性看了太一困惑的模样,呵呵笑着。心情似乎很好。跟刚刚的差距实在太 大,反而更恐怖了。
 
  “因为脸啊,跟那家伙很像。”
 
  “……那家伙?”
 
  “嗯?啊啊,没啥没啥。啊,愉快愉快。哈哈哈。”
 
  在空中飘了好一阵子的女性,最后慢慢降落在太一身边。背后黑发优雅飘舞 ,全身散发成熟女性的魅力。
 
  “那、那个……请问、您叫什么名字?”
 
  “我?”
 
  “是的……”
 
  “我叫八云,东条院八云。”
 
  “东条院、八云……小姐。”
 
  “啊?嘛,照我说的就好。八云。”
 
  “咦?啊、这、这样啊……那、那么……八、八云。”
 
  “姆……呵呵、惹人怜爱的小男孩。我也叫你太一吧……对了对了,太一, 你在这个指南所就学?”
 
  “咦?……指南所?”
 
  “嗯……啊啊、现在叫什么?……学园吧。”
 
  “啊、是的。”
 
  “喜欢这里吗?”
 
  “……还算可以……”
 
  当然是说谎。其实心里对这里很干。
 
  “……算了……男人有几个?”
 
  “……我一个。”
 
  “……啥?”
 
  八云又眯起眼睛,瞪着太一。询问是否弄错的声音,更加低沉。因为是神灵 的关系吗?那股魄力不是开玩笑的。
 
  “喂,再说一次。”
 
  “……这所学园,只有我一个男生。”
 
  东条院学园不只学生,连教职员跟员工都是女性。
 
  这所学园腹地里的男性,只有太一一个。
 
  “……唉。”
 
  八云重重叹气,可是似乎早有预料,说着‘果然啊’。
 
  “反正,东条院的女人都眼高于顶,连话都说不来吧。”
 
  (完全正确!)
 
  “……其实,在这里就读的人,大抵都跟我有血缘关系。应该不是全部,但 大部分是……知道吗?”
 
  “这样啊……我不晓得。”
 
  当然是第一次听到。不过自己应该无关吧。
 
  “我创立之时,都是一族的人入门。毕竟,原本这就是盖给她们用的指南所 。”
 
  “专门给这些人使用,类似私塾那样?”
 
  “没错。嘛,也有全部都是女人的时期,但本质不同。”
 
  “嘿,这样啊……不过,为什么创立这所学园?”
 
  “……你问了个怪问题啊……很在意吗?”
 
  “嗯、有些……不,很在意。”
 
  希望明白是依靠什么理念,创立这所学园的,毕竟太一遭受欺负。
 
  (应该不是盖来欺负男人的吧……哈哈。)
 
  希望不是如此。
 
  “以前的事说腻了。就这样。别再问了。”
 
  “……我知道了。”
 
  太一点头,八云抬头看着天空,碎碎念。
 
  “我……有喜欢的男人喔。”
 
  “……咦?”
 
  “……是说,那张脸……可以说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啊啊!”
 
  “不、那个、怎么、应该不是说可爱──好痛!”
  
   突然,脑袋被敲了一下。不像是女人的力气。很痛。
 
  “真是,所以才说西条院的小男孩啊。”
 
  (这也不用打人吧!)
 
  就算流泪回瞪,八云也若无其事。
 
  “然后,嘛、那个……我喜欢、那家伙、但是这个、没有传达给他知道…… 我呢、就、就是这种个性啊,喜欢逞强,反正我不像个女人吧,这样说着……现 在想想,只是一味逃避。”
 
  八云淡淡说着回忆,可是有些寂寞感觉。
 
  “不只是我,东条院的所有女人都这么认为。任性逞强。男人是依靠女人的 存在,现在也是这么想吧。”
 
  (遗传基因就注定要欺负男性了……)
 
  “可是,这样不行啊……话说回来,我有个妹妹,外表个性几乎都跟我一样 的妹妹。感情是很好啦……但很常吵架。为了一些芝麻小事……不过,她改变了 。为了一个男人,感觉像是骗人啊……之后就笑口常开。也不吵架,感觉似乎很 幸福……我为什么要说这些呢?仔细听好──”
 
  八云用‘接下来是重点’的视线盯住太一。
 
  “有时,坦率是必要的。不要逞强,喜欢就说喜欢吧。不要害怕被谁看不起 ……否则、会后悔的。”
   
   就像我这样──八云最后一句讲得很小声,太一听不到了。
 
  “所以,才设立这种男女即使不愿意,也得面对彼此的地方,这家伙那家伙 也……嗯?喂,太一,那是什么脸?”
 
  “咦……脸?”
 
  “不是又红又肿了?”
 
  “啊啊、这是……”
 
  就跟八云说的一样,当然是因为自己遭到厌恶的缘故。女生用扫把敲脸,用 教科书扔人,都是家常便饭了。
 
  这应该是刚刚在走廊,经过理事长室时,一大叠文件直接朝自己砸过来的缘 故吧。还是感觉有些火辣辣的。
 
  “这是……摔倒了。”
 
  若真的告诉八云原因,她会不开心吧,因为她说东条院学园的学生,都是她 的子孙──这么想着,太一说谎了。
 
  “……太一,竟敢对我说谎,很有胆量嘛。”
 
  “咦?”
 
  (被看穿了……?)
 
  “就是说你啦!竟然小看我……而且面对神灵,却像面对人类那样撒谎是怎 样!”
 
  八云说得有如自己职业就是神灵似的,再次用锐利视线看着。
 
  “不、那个……”
 
  “在这里上学很快乐,你想这样撒谎?是吗!”
 
  (这也被看穿了!?)
 
  “俗话说事不过几?”
 
  “三、是三──好痛!”
 
  “就是那样!”
 
  (才两次吧!)
 
  “喂!说老实话!否则、呵呵……你知道的。”
 
  看来,八云很不喜欢有人说谎,相当不爽的样子。嘴巴笑笑,眼神却完全没 在笑。看见那个表情,还会想说谎的人,不是大胆就是白痴。
 
  “我、我知道了……其实。”
 
  太一说出入学之后,持续遭到的霸凌。
 




  “别开玩笑啦!!!”
 
  结束一轮说明后,学园响起让人担心玻璃会不会震碎,八云相当有魄力的吼 声。
  
   “行长的后裔……不可饶恕!杀了他!太一!!”
 
  “咿!”
 
  “为什么一直不说!啊!”
 
  “呜……好、难过……”
 
  八云用不像是年轻女性的强大力量,抓起太一衣领拉起来。这是要自己回答 ?还是要自己无法呼吸?
 
  “不、那、那个……”
 
  “而且还创造没有男人的学园!?别开玩笑!我可不是为了这个目的,才创 立指南所的!喂!!”
 
  让脖子疼痛,刀刃般的锐利视线,让太一明白不能继续激怒八云了。
 
  “那个混帐小子!杀了他!!”
 
  “冷、冷静一点……”
 
  (我会死吗……?)
 




  八云用几乎要杀人的气势吼着,约一小时后。
 
  “你有在听我说话吗?”
 
  ──否认就杀了你。
 
  加上这一句,八云呵呵笑着。这个神灵不喜欢开玩笑。
 
  “不、那个……”
 
  “总之听好了!”
 
  “……是。”
 
  只有乖乖听话的份。
 
  心惊胆跳等待下一句话,然后听见一个咳嗽声,浴衣姿态的女性贴过来。 
  “抱我!”
 
  “……咦?”
 
  “抱我!”
 
  八云说出超乎想像的台词,太一浮现反应不过来的表情。
 
  (怎么……?抱、是、那个……意思?)
 
  “……那、那个、是──”
 
  “抱我!上我!”
  
   八云说得太过干脆,太一瞬间皱起整张脸。
  
   八云看来是认真的。
 
  (可是、为什么……?)
 
  “可、可以、问问、理由吗……?”
 
  无论多么好康,第一次见面的女人说要性交,自己也无法乖乖点头吧。  
   “……你喜欢胸部、而且喜欢巨乳吧?”
 
  “咦?……嗯,超喜欢的。”
 
  “好……你也很不爽吧?指南所竟然变成这种德行,对吧?”
 
  “与其说不爽……应该说,早就认命了。”
 
  “西条院的男人,别说这种没用的话!”
 
  “哇!”
 
  没有被打到。这也是每天遭受霸凌的太一,学起来的技能之一。没想到这种 时候派上用场。
 
  “啧……听好了,我要你让这间指南所重回正轨。接着,太一!要让所有女 人迷上你,所以说──”
 
  “哇!”
 
  八云的纤细指尖,突然摸上太一脸颊。
 
  (咦……八云?)
 
  这是光想到,就会让人脸红的抚摸。
 
  “这样就原谅你……至今为止的无礼。”
 



  八云的指尖,离开太一脸颊。
 
  “等、等一下!要、要怎么做才能办到……?”
 
  “很简单──”
 
  八云在胸前使力做出某种动作。
 
  然后。
 
  “咦?……好、好厉害……”
 
  指尖发出紫光,有如液体那样慢慢注入空气,变成类似小卫星公转那样的形 状。
 
  “这是催眠术。”
 
  “催眠、术……?”
 
  “啊啊,这么想就行了。太一,这个给你。所以,上我是必要的。”
 
  “等、等等!为、为什么您都做得到这种事情了,却不自己来?”
 
  “这个嘛──看来,我似乎无法跟你之外的人类接触啊。”
 
  “是这样吗?”
 
  “不只,你之外的人类也看不到我。只有我单方面看见而已。而且,我的声 音也只有你听得见。这是其中一个原因。而且,把这个给你,应该会比较方便─ ─所以!”
 
  八云胸前光芒消失了。
 
  “你就用这个,尽情摆布这个指南所的女人吧!”
 
  “这种事情、真的……不过、可以吗?她们都是八云的子孙吧?”
 
  “要这样说的话,至今对你干的那些事情,又是怎么回事?若是无礼之人, 早就杀了他,是你的话就没关系……好好告诉她们,违抗男人会有什么下场。” 
  (这样……真的好吗?)
 
  “真的……可以让我爽?”
 
  “可以。只有你一个男的吧?而且你喜欢胸部,这样吧……衣服感觉很碍事 ,让大家把衣服脱掉怎样?命令大家平常走路都露出胸部喔,喀喀喀。只属于你 的胸部指南所……不对,是胸部学园,怎样?校规什么的也任你指定!喀哈哈! ”
 
  “……可以尽量偷看?”
 
  “当然。应该说不必偷看啊,大家都没穿衣服了,随便你看啊!”
 
  “……可以尽量揉?”
 
  “废话!这里所有女人的胸部,都是你的!师范跟门下生都是!只要你高兴 ,想什么时候揉就去揉!”
 
  “那个……可以尽量干?”
 
  “啰嗦!想怎么玩都是你的自由!什么时候干、要干几次,都任你高兴!来 、如何啊?”
 
  无论哪个,若能够成为现实,原本这种一片忧郁的学园生活,或许将变成梦 幻般的后宫胸部学园了。
 
  只要是喜欢胸部的人,就无法拒绝这个提议吧。
 
  (真得怎样都行吗?……喔喔、胸部学园!我想要啊!)
 
  而且,对自己毫不掩饰怒气的女性,要质疑这番话的真实性,太一可办不到 。
 
  “……我知道了,请、请您多多指教。”
 
  “好!那就快点──看招!”
 
  “咦……!”
 
  太一视野变得一片黑──滑滑嫩嫩的柔软肌肤,贴住整张脸。
 
  (咦?……这……该不会是!)
 
  “呵呵、如何啊,太一?”
 
  (胸、胸部!?)
 
  整张脸感觉到的体温、还有柔软触感、令鼻腔抽动的香气,这都是自己第一 次体会到的胸部。这让兴奋计一口气上升。
 
  “呵呵、眯起眼睛了……第一次?”
 
  因为胸部贴到让自己快要窒息的地步,在可能的范围内直直点头。
 
  “喂喂,呼吸都乱了啊,真可爱。”
 
  (就、就算这么说……)
 
  太一还是童贞,没想到第一次的对象,就是拥有此等巨乳的神灵。感觉心脏 都快蹦出去了,身为最喜欢胸部的少年,肯定克制不住。
 
  “呵呵、太一,随便你怎么玩喔……让我也感到快乐。”
 
  神灵浮现性感笑容,推倒太一身体。
 
  “接着,就收下你的童贞了!”
 
  八云只穿着浴衣,骑在太一身上。身材高挑有如模特儿,有如针灸般挺直背 部的姿势,很快垮下来,贴住太一。
 
  “来,摸啊。”
 
  丰满乳房贴上去,太一视线再次被美丽肌肤塞满。超过一公尺的丰满隆起, 光是身体稍微动一下,就剧烈晃个不停,煽动兴奋。
 
  太一话都说不出来,享受有生以来第一次感受到的柔软弹力。
 
  (哇……超软的。)
 
  第一次摸到的触感,总之就是很软。棉花糖般的手感,对喜欢巨乳的少年来 说,肯定怎样都揉不腻。
 
  “呵呵、怎样?喂……胸部的感想?”
 
  八云因为没有穿内衣,只有一件浴衣,乳房很快裸露出来。第一次目睹女性 裸体,双眼血管都快爆掉,手指张开抓住无法完全贴住的胸部。
 
  避免留下抓痕,但毕竟没有经验,掩饰不了慌张。
 
  “很好喔,呵呵……真的很喜欢大胸部啊。”
 
  八云似乎很享受这种反应,刻意摇晃胸部,用乳房敲打脸颊。
 
  “姆、呜……”
 
  “哈哈、怎样!”
 
  这种从下面捧起八云乳房的姿势,持续触碰太一胸膛。手指有如被吸过去, 完全埋进乳房里面,手掌往上抬,乳房跟着无限变形。
 
  “不必急喔……呵呵,随便你喜欢怎么揉。”
 
  就算不用说也要揉。毕竟看见这对巨乳,根本忍不住。
 


  担心太用力揉,会让八云感到疼痛,但三两下就变成发情野兽了。
 
  “对对……揉得很不错嘛。”
 
  八云温柔摸着太一的头,说道。
 
  有如大姐姐那般,温柔、温暖。
 
  “呵呵,真可爱啊,太一……嗯。”
 
  (奇怪……八云?)
 
  “哈、啊……嗯!”
 
  原本引导太一,脸上从容笑着的八云,在胸部受到爱抚后没多久,嘴巴开始 喘出甜甜气息。自己渐渐抓到要领,不只是摸,还开始加上让八云舒服的技巧。 
  “嗯……呼、啊呜……啊、嗯!”
 
  太一被这个声音钩上,用力爱抚胸部。
 
  “咿、啊、痛、咿、咿、呀……呀、啊……咕、呜、呜……”
 
  比起同样力气揉捏同样地方,还是摸遍整个胸部,加上轻重力道揉捏,似乎 让八云更加舒服。
 
  “呀、啊……这、个、白痴!啊、嗯、咿、嗯啊……呼啊啊!”
 
  雪白乳房染上嫣红。
 
  八云嘴里喊出恼人声音,而且音量变得越来越大。
 
  “咿、啊、嗯!呼啊……咿、啊……嗯、咿、啊……啊、呼啊啊嗯!” 
  (该不会……有感觉了?)
 
  太一脑袋浮现这个想法。实际上不知道怎样,因为是第一次,只能相信继续 揉下去。
 
  “咿咿、啊……呀、嗯、呀啊!咿、哈啊、嗯……呼啊啊!”
 
  太一接着瞄准乳房前端的突起,伸出舌头。
 
  “咿、啊、那种、地方!竟敢、舔!啊嗯……呀啊、嗯、呼啊……不、不行 、啊……啊、嗯、嗯啊!咿、咿、呼、嗯!”
 
  有如肚子空空的婴儿,吸吮八云乳房。
 
  “呀、啊……咿啊!太、一……啊啊、呼啊啊!嗯、啊!”
 
  舌头舔着乳晕,上下弹着顶端粉红色的突起。
 
  双手继续揉着乳房,没有休息。
 
  (八云的胸部、真好吃……)
 
  “啊、呀、嗯呼、嗯嗯!啊啊、呀啊、啊呼!嗯、呼、咿、不、不行……啊 啊嗯!咿、咿、啊、不、不行!!”
 
  含住小红豆般的乳头轻轻咬着,不知何时,八云声音已经喊到让周围都能听 清楚了。
 
  “咿!笨、笨蛋、啊……那、那里、很、敏感、啊啊……不行、啊啊嗯!” 
  看见八云身体开始小幅度抽搐,太一爱抚双乳。
 
  (……这样继续吧。)
 
  八云说不行,但怎么看都不是真的讨厌。所以太一更激烈攻击乳头──既然 八云自己说很敏感,不重点玩弄不行吧。
 
  “呀、啊嗯!不要……啊、不行、但是、那、那里……不、要……一直、玩 、那里……啊呼、嗯!”
 
  往下直挺挺的乳头是种诱惑。八云扭动身体、这种抵抗动作,看来力气变弱 了。
 
  “咿、呀、咿、啊、啊、嗯、不要、啊……太、一、呀啊啊嗯!”
 
  对准渐渐变硬的乳头,用力转动。跟刚刚的语气截然不同,八云声音越来越 尖锐,这让太一更兴奋了。
 
  “喵啊啊!啊、太、一……这、这种、事……没、答应、啊啊呼、呼、啊! 好奇怪、啊咿、咿、不行!”
 
  八云这种从上面贴住的姿势,现在身体渐渐靠紧太一。看来自己无法支撑平 衡了。
 
  (果然有感觉了……)
 
  这样的话──要做的事只有一个。
 
  “喵啊、啊、啊嗯!不、行……嗯!咿、呼啊啊嗯!”
 
  虽然没有知识,但有快到高潮的预感,持续爱抚胸部。
 
  然后──
  
   “咕、呼啊!啊嗯……不行、不行、快要、咿!咕咿……呼啊、啊、高、高 潮了!呜呜……高潮了!咿啊啊!呼啊啊啊啊!”
 
  之后,八云身体激烈抽搐,倒在太一身上。
 


  “哈、啊、哈啊……做、做得不错嘛,太一……”
 
  “多、多谢。”
 
  (……称赞我吗?)
 
  眼前八云的身体激烈颤抖,因为暂时没有听到回答,要理解发生什么事情, 得花一点时间。
 
  (到底怎么了……这是、高潮?)
 
  眼前八云达到高潮。纤细身体颤抖,身体羞耻通红。
 
  八云身体完全靠上来,在太一耳边大口喘气。
 
  八云气息喷在脸上,让太一更兴奋。
 
  “八云……”
 
  八云这种美人,在眼前出现不得了的丑态。
 
  下半身期待进一步的行为。
 
  “……我。”
 
  看来,八云也一样忍不住。
 
  “我的兴奋也无法平息……呵呵。”
 
  “呜、八、八云、那里是……”
 
  八云浴衣几乎变成外套挂在身上,再次压住太一,腰部前后晃动,隔着裤子 送出刺激。
 
  “咕、呜……”
 
  痒痒感觉绕遍全身,一阵发热。
 
  “接着、怎么样呢?这里……”
 
  手光是摸到裤子的帐篷部分,太一腰部就发抖了。
 
  “怎么、太一?发抖是怎么回事!”
 
  “那是……”
 
  (刚刚不是跟我一样吗!)
 
  这么想着没有说出口,若回答这句话,只会让八云更满足。
 
  “呵呵、太一,让我看看肉棒。”
 
  “咦?……知、知道了。”
  
   虽然很丢脸,但还是乖乖照做。
 
  跟互不认识、而且自称神灵的女性做了第一次,当然有种备德感。但身体内 侧涌现出来的欲望,将一切吹得无影无踪。
 
  “快点、呵呵……”
 
  拉下拉炼,自己取出肉棒。
 
  粗壮肉棒弹了出来,暴露在八云眼前。
 
  “喔喔!不是有根很棒的东西嘛!”
 
  看见雄赳赳的肉棒,八云赞叹。
 
  事实上,太一比起其他男性也不逊色,明显比一般等级更大。
 
  “哈哈……多谢。”
 
  但这么听见,但是怪丢脸的。
 
  “呵呵、怎么?都流汁了啊……这样还要插进来吗?”
 
  八云死死盯住肉棒看,有时还出现挑衅眼神。
 
  “呵呵、看我的。”
 
  “……呜……”
 
  白皙修长的指尖,温柔握住流出前列腺液的肉棒──光是这样就想射精了。 
  “咕……”
 
  “喂喂、这样就想射了?没问题吧?”
 
  “该、该怎么说……”
  
   “呵呵,算了,之后让你更爽喔……接着、准备好了?”
 
  八云身体移动到肉棒正上方,渐渐准备完成──就只等着这一刻。
 
  “……嗯。”
 
  (……终于啊。)
 
  “太一、啊……嗯!”
 
  八云腰部往下压──
 
  “啊嗯!”
 
  八云阴道吞没整根肉棒。
 
  (哇……好温暖。)
 
  不知妄想过多少次的女人阴道。第一次插入就这么温暖,出乎意料之外。 
  (咕……好紧……好爽、湿答答的。)
 
  夹得比想像中更紧。女性性器敏感察觉肉棒入侵,整个夹紧重复蠕动。  
   “咿、咿咿、咕、啊……嗯啊、咕、太、太一、还……还、不错、嘛、仅、 尽管、动、吧……嗯、呼啊、咿、咿、咿……”
 
  快感令八云颤抖,娇喘声音响亮到附近都听得见,但逞强语气还是没变。 
  (……我也。)
 
  只是,一直被动也不好玩,太一自己摆动腰部。
 
  “咿、啊、咦?咿!笨、笨蛋、停下来!不要!这样动!咿啊!啊啊!…… 呼、咕、咿……啊!”
 
  从下面往最里面顶上去──然后八云开始喊出悦耳声音。
 
  看来,八云是很敏感的体质。
 
  “啊嗯、不、行、这、样、咿……好难、受、啊、咿……呀啊、啊、咿…… 呼啊啊嗯!不行、不行!”
 
  只是单纯上下抽送,就超爽的。
 
  视野饱览巨大乳房晃动的模样,摆动腰部。
 
  “住手、咿……咕、呜呜、咿啊、啊……啊、嗯嗯嗯!安分、点……这、这 样、哈、啊啊嗯!我没答应、这样做!”
 
  太一动作很难说是熟练,但这样抽插,八云就已经舒服到自顾不暇了。 
  “呼啊、咿呜、呼嗯!啊啊嗯、呼、呼啊、咿、咿……啊、咿!”
 
  八云握紧太一的衬衫,感觉像是拼命忍耐冲击全身的快感。
 
  (八云……)
 
  看见这种模样,太一握住八云的手。
 
  八云对这种事情经验应该不少,能够简单应付吧。
 
  “太一……?”
 
  突然握住手,八云用纳闷表情看着。
 
  太一默默浮现笑容。
 
  “笨、笨蛋……不过、谢、谢谢……”
 
  八云双手绕过太一背部,身体贴得更紧。
 
  “啊、嗯、呀啊、咿呼……嗯、呀、啊、咿、咕、呼啊啊!”
 
  太一撑起身体──变成正面座位的姿势。
 
  “咿啊啊嗯!”
 
  这样就能插得更深,也能近距离看着八云脸庞插入。
 
  太一把肉棒插得更里面。
 
  “咿、啊、咕、呼、呼啊、啊……嗯、呼啊、咿、啊、太、一!”
 
  八云的脸贴得超近──耽溺于人类淫行,快感令身体颤抖,不堪入目的神灵 表情。
 
  “八、八云!”
 
  刚相遇的时候,对于眼神锐利的八云,确实带着恐惧印象。
 
  (……八云也是女生啊。)
 
  “太一、啊、咿咿、呼、嗯……喜欢、啊、呼啊……啊呼、啊嗯……咿啊、 啊、咕……嗯!”
 
  但是,现在这名自称神灵的女性,感觉就是一名普通的女人了。
 




  八云委身于塞满阴道的肉棒。
 
  (没想到会这么棒啊……太一。)
 
  在这里偷偷说,这是八云第一次跟男人性交。肉棒早就看过不知多少次,但 从未跟任何人有过经验。因为个性好胜,自己没有经验,这么丢脸的话可说不出 口。
 
  (是太一给我的啊。却带不回去墓里……都已经死了。)
 
  处女模在生前的自慰当中破掉了。话虽如此,第一次迎接肉棒的疼痛跟怪异 感觉,仍是相当明显。
 
  (很痛……感觉、果然很怪……可是。)
 
  同时,跟太一合为一体,快感让全身都快溶化了。
 
  所以,八云没时间去感觉疼痛跟怪异感觉。
 
  (比想像中更烫……这就是被肉棒插入啊。)
 
  整根插入阴道的肉棒,膨胀后前后抽送,八云连脑袋深处都有高潮波浪。 
  “呼啊!咿、咕……嗯、呼、呀啊……啊、啊、嗯、啊呼……不行、这样、 咿!不要、啊、啊呼、呜、咕呜呜!”
 
  太一也是第一次,感觉动得很勉强。
 
  不过,这种拙劣技术让八云感到可爱。希望让八云更加舒服的想法,完全传 达过来。
 
  (自己还要被这种男孩担心啊……哈哈。)
 
  以前喜欢的男人,身影跟太一重叠,渐渐想要撒娇。看来,这个男生把自己 看成女孩子了。
 
  (忍、忍不住了……这样也不错、啊……)
 
  所以,平常绝对不会喊出来的撒娇声音,也无法克制冲出嘴巴了。
 
  “呀啊啊、咿咿、呀啊、慢、一点、怎、怎么可以、太、太激烈、太一、呼 、咿咿、咿……不行、在里面、搅拌、啊嗯!”
 
  太一渐渐掌握技巧,进攻八云的敏感点。
 
  (笨蛋!一直插那里、不行啊!)
 
  肉棒撞击八云敏感的最深处,甜美快感直达脑袋。阵阵渲染身体的刺激,让 八云意识几乎融化。
 
  “啊、呼啊、嗯!好、舒服……咿嗯、啊呼……嗯、咕、咿、嗯!”
 
  (我忍不住了……喊出这种声音、快疯了!)
 
  八云脑袋即使理解,也无法抵抗。
 
  “咿、呀、不行!那样、太、激烈、呀啊……嗯嗯!咿、呀、啊啊!等等… …咿咿、里面、顶到了!咕呜呜!”
 
  然后让八云感到困惑的,是心中感觉到这么舒服。让太一拥抱,被看得一名 柔弱的女孩子,自己这样摆动身体。
 
  “啊啊!咿!好舒服!啊咿、呜嗯!呀啊……啊啊嗯!”
 
  八云带着进退两难的苦恼,太一肉棒继续蹂躏蜜壶。
 
  (不行、这样下去、我会变得不是我了……可是、好舒服……)
 
  八云束手无策。
 



  “呀嗯!咿、啊、嗯啊!啊呼……嗯嗯!嗯呼、啊啊嗯!”
 
  肉棒顶进去,丰满乳房激烈晃动,胸口大开裸露出来的肌肤,染上嫣红,流 亮黑发彷佛有了自我意识飘动着。
 
  八云全身充满难以言喻的淫糜魅力。
 
  “哈、啊、咿……不行、里面、啊!啊、啊、咕、呼啊啊!太、一……这、 这样、太、激烈、了……啊啊!”
 
  从八云初次相遇给自己的恐怖印象,现在却出现难以想像的痴态,太一肉棒 化为凶器,继续挖掘小穴。
 
  “太一、不行、真的……呼啊嗯嗯!不行、已经、已经、咿、啊、咿……咿 呜、所以、嗯啊啊、咿呜呜!”
 
  裂缝溢出淫汁,流到八云的大腿。伴随抽送,结合部位出现淫美水声,以及 腰部互相撞击的干燥声音。周围没有他人气息,八云声音也不会被人听到,但这 样在黄昏的野外打炮,还是很冒险。
 
  (咕……差不多了。)
 
  持续活塞运动,感觉到血液往海绵体集中。
 
  离射精只差临门一脚──这么感觉后不久。
 
  “太一!咿呜!咿、啊、一起、啊、嗯、呼啊啊、高潮!里面、全部、射、 出来!”
 
  “糟糕──”
 
  “呼啊、嗯嗯!又、变大了!好、撑!不行、真的、快坏掉了!不行、快疯 掉了!太一!”
 
  “呜呜、射了!八云!”
 
  “呼啊啊啊啊!太一!高潮了、里面、射满!里面、全部射满!”
 
  互相喊了彼此名字后,太一跟八云两人同时达到高潮。
 



  “呵哈哈……灵体本来就无法起身啊。”
 
  八云熟练穿好衣服后,在太一身边说着。八云身体飘在变成浅墨色的天空中 ,依然摇摇晃晃的。
 
  “呵呵,太一,这下我跟你就是一心同体了,催眠术也给你了。来,随你高 兴支配这里了!”
 
  八云心情很好,面对太一说出这段话。虽说自己接受了催眠术,身体内外却 感觉不到什么变化。
 
  “嗯……总觉得没有什么感觉啊。”
 
  “不必担心。有好好给你了……来,高兴一点吧!”
 
  (……八云、很开心的样子……)
 
  看见现在的八云,脑袋浮现刚刚可爱喘气的模样──太一下意识浮现笑容。 
  “……笑什么?很恶心啊。”
 
  “……不,没什么。”
 
  (不能说八云笑起来很可爱啊。)
 
  “呃──好痛!八云!会痛啊!”
 
  背部被用力拍了一下。很痛,八云是使劲打的。
 
  明明作爱时候那样娇弱啊。
 
  “哈!谁叫你脸上都是奸笑!”
 
  “很过分啊!”
 
  “哈哈、算了算了……好──走吧!”
 
  “……啊、嗯,该回去了。”
 
  总之先回去校舍。
 
  “喔喔!走啰,要怎么玩弄理事长呢?呵呵呵,首先让她……高兴吧,太一 ,我创立的指南所,就要双手奉送给你了!”
 
  同时,身边带着斗志旺盛的神灵。
 

  <待续>
 
[ 本帖最后由 忘记时间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林子口 金币 +15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上一篇:【阿兹特里亚运动会(开幕式)】作者: 33度 下一篇:【我被老公SM训练调教】(1-2)作者:不详
Copyright © 看电影来5566_手机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