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音先锋APP用户请【右上角】丨添加书签,方便下次访问!!

【绿母回忆录】(01)【作者:文物展】:


字数:7712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楔子:

  我打小就有一个坏毛病——好色。

  小学五年级,我就学会了打飞机,隔三差五,就去夜市书摊上买各种色情杂志,一直读到深夜;中学时代,我喜欢去网吧包夜,但从不玩游戏,而是阅尽岛国AV无数部,最后连网吧老板都看不下去,每次上网,都把我安排在角落就坐;后来去外地念大学,我迎来了自己性欲的巅峰期,几乎每个周末,都纠结几个狐朋狗友,流窜于当地几处著名的红灯区,什么洗头发、按摩店、洗浴中心,我们通通去过,消费千金……

  不过,虽然我总是饥渴难耐,一天没肏女人就浑身不舒服,但即便在大学时代,这个人生中最自由、最放浪、最诗情画意的岁月,我却连哪怕一个女朋友都没交过,完全对谈恋爱没兴趣。当然,这不是因为我长得丑,或者穷,没姑娘喜欢,事实上,追求我的女生还不少,但通通被我婉拒了……为此,我那几个狐朋狗友们,还十分地纳闷,觉得我是不是有毛病?

  他们经常旁敲侧击地问我,劝我不要流连于野花野草,那些毕竟都是风尘女子,正正经经地谈恋爱、找个好姑娘,才是人生正道。甚至,我这几个狐朋狗友,还十分上心地介绍了几位好姑娘,想方设法地撮合我们。可凡此种种,我皆打定主意不动摇,每次都是摆摆手、笑笑,谢绝他们的好意……

  直到大学临毕业,在宿舍的最后一次「男生座谈会」。

  那天晚上,大家情绪都不高,因为马上大伙儿就要天南地北、各自闯荡生活了,所谓「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我深知,大家朋友一场,虽然是狐朋狗友,但缘聚缘散,能在一起相知相识,便是最大的缘分。于是那晚,我强迫自己喝了点酒,晕醉之时,我告诉了他们事情真相:四年大学生活,我之所以不找女朋友,不谈恋爱,不是因为我有毛病,而是因为,本人早就心有所属。「实际上,这也算不上什么难言之隐」

  我告诉大家。

  从我十几岁开始,我便已经有了一个固定的性伴侣。她既算我的女朋友,又不仅仅只是女朋友。不过,她绝对是一个近乎完美的女人,无论身材长相,或是对我的感情,她都是最好的那个——这个女人,便是我的亲生母亲。

  这几位狐朋狗友,本和我就是同道中人,好色程度不亚于我,有几个还是十足的熟女控。他们一听我和自己妈妈乱伦,一个个既惊讶万分、又兴奋不已,他们交头接耳了半天,又觉得难以置信,认为我在瞎吹嘘……看着他们半信半疑的模样,我有些不快,于是就毫无顾忌地和他们打赌:「你们如果不相信我的话,毕业后来我老家玩,我带你们见识见识我妈妈!」
    …………
    …………



  正文开始:

  我的妈妈叫张丽华,今年42岁,在镇上一所中学教英语。

  虽然年近中年,又是职业女性,但我妈妈天生一张漂亮脸蛋、一副火爆身材:妈妈的脸上皱纹极少,看起来比实际年龄小上十岁,而且她皮肤白皙,五官标致;妈妈的身材凹凸有致,丰乳肥臀,34E 的巨乳,浑圆的大屁股,走起路来一扭一扭的;妈妈的穿衣品味很高,虽然买的服饰都不算贵,但妈妈常年累月穿着各种性感诱人的包臀裙、V 领衫、小皮裤,随时随地展现她性感妖娆的身材曲线;作为一名职业女教师,妈妈还喜欢穿着各种款式新颖、颜色艳丽的高跟鞋和丝袜,露出她那两只修长紧致的美腿——总结起来就一句,我妈妈是个不折不扣的大美人。

  拥有着如此出色外表的母亲,学校里那些2 、30岁的年轻女教师,自然对她既羡慕又嫉妒,她们常常在背后说我妈妈坏话,又常常假惺惺地夸赞我妈妈,借机询问她关于保养的秘方。

  事实上,这帮年轻娘们儿既傻又笨,因为连我都知道,我妈妈哪有什么保养秘方呀?妈妈之所以脸蛋白嫩,是因为她经常被各色男人颜射、吞精,用白花花的精液作「洗面奶」;妈妈之所以奶大臀翘,是因为男人们总爱揉捏搓揉她的大乳房,用各种工具调教她的大屁股。

  至于我妈妈为何会成为无数男人的胯下玩物,其实原因很明显,就像她招周围女人们的嫉恨一样,因为我妈妈长得漂亮、身材又辣,她又招周围男人们的垂涎惦记。

  自打我记事起,关于我妈妈的香艳传说、桃色新闻,就不绝于耳。无论在学校里,还是街坊邻居那,我都听讲过不少。当然,连我一个小孩儿都知道的事,我父亲肯定也有所耳闻。只是这些年来,父亲一直选择相信自己妻子,每次听到那些关于我妈妈的下流事迹,父亲都摆摆手,说全是流言蜚语,不用理会……但事实上,我爸爸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大傻屌!他胆小懦弱、后知后觉,他对外人无限大度,对我妈妈盲目信任,种种这一切,导致我爸爸最终被戴上绿帽子,而且是无数顶绿油油的大绿帽,包括他的亲生儿子,也送了他一顶。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先按下不表。

  回忆这些年,和我妈妈上过床的男人不计其数,估计连我妈妈自己,都已经记不清她到底被多少个男人玩弄过。不过对我而言,初次的印象是在小时候。
  九十年代初,当时我才上小学三四年级。因为那所小学的教学楼在翻修,有时候,高年级的同学们要用我们的教室做考场,于是我们作为学弟学妹,便乐滋滋地提前放学了。可放学后,我胆子小,不敢一个人呆在家,于是就去妈妈那里写作业。妈妈从小就很宠爱我,她喜欢去哪儿都带着我,但惟独,每次我去她办公室写作业,我妈妈都如临大敌般,十分紧张,甚至还希望我尽量不要来,可我每次偏偏不听她的话,哭着闹着要去妈妈办公室里,坐在她身边写作业……
  现如今,我长大成人了,终于理解到母亲当年的难处。

  我记得很清楚,当时母亲所在的办公室,是数学组,虽然她是教英语的。我很奇怪,为什么我妈妈一个英语老师,却被分到了数学组?不仅如此,办公室除了我母亲以外,其余全部都是男老师,大概有四五个吧。

  其中一个资深老教师,姓姜,谢顶的糟老头,我对他印象极其深刻,大家都管他叫「老姜」。

  好几次,办公室里其他男老师都出去抽烟,老姜笑眯眯地走到我妈妈身后,突然伸手,一把抓住我妈妈胸前那两颗肉球,拼命地搓揉捏弄。我妈妈尖叫着,吓得花容失色,她手舞足蹈地想把老姜推开,可惜老姜虽然上了年纪,但制服一个女人还是轻轻松松。我妈妈拗不过老姜,后来,经过他三番五次的咸猪手骚扰,我妈妈也就认怂了。有时候,我甚至看见妈妈袒胸露乳着坐在老姜的大腿上,她一边皱着眉头,努力集中注意力批改学生们的试卷,一边让色鬼老姜埋头在她高耸的胸峰中,吮吸我妈妈的奶头。老姜含着我妈妈娇嫩的大奶头,除了恶心地吮吸着,还用牙齿咬得「卟吱卟吱」作响。我知道妈妈一定被他弄得很疼,便时常想丢下手中的作业,起身呵斥这个老家伙。但妈妈摇摇头,用无辜的眼神告诉我:「小孩子家,不要多管闲事……」

  回家后,我想把这事儿告诉爸爸,让他去教训老姜一顿,不要再欺负我妈妈。可母亲似乎早猜到我的心思,她特地叮嘱我说:「儿子啊,妈妈办公室里的事,千万不能和你爸爸说呀,你要为妈妈保密!懂吗?」

  「哦,可是…可是妈妈,老姜爷爷为什么老是欺负你啊?」

  「你一个小孩子家,问那么多干嘛?以后不准再提这些事,听见没有?否则妈妈以后再也不让你来我办公室写作业。」

  「听见了,听见了!妈妈,我不想一个人在家里,求你让我待在你办公室,保证听话!」

  我本来一肚子的疑问和不解,被母亲这么一「恐吓」,顿时就乖乖地禁声,不敢再多嘴了。

  母亲转而也改变态度,她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看着我,语重心长地说:「嗯,乖儿子,听话…不是妈妈说你,你年纪太小,许多事情还不懂,」

  母亲摸了摸我的头,继续说道,「儿子,你想想看呀,老姜爷爷多大岁数了,马上就要退休,这时候,妈妈不想得罪他,反正他也待不了多久了。你明白妈妈说的意思吗?你想想看,妈妈办公室里其他的叔叔们,是不是都对老姜爷爷客客气气、笑嘻嘻的?你明白为什么吗?」

  唉…说实话,当时我一个十岁半的小娃子,哪里懂得这些?母亲也真是天真,她想尝试着教我一些人情世故,也顺便为自己的软弱无能开脱,可我听得云里雾里,并且毫不在意,因为当时作为一个单纯而胆怯的小孩儿,我满脑子只有一个信念:「要为妈妈保守秘密,否则会被赶回家」。母亲对我的这记「半恐吓、半威胁」,我一直印象深刻,并且终身受用。打那以后,发生在我妈妈办公室里的、那些不可告人的淫乱事迹,所有都埋藏在我的心底,从未浮出过表面,哪怕是母亲当着我的面,被十几个男老师轮奸调教,我都仅仅看在眼里,一边埋头写作业,一边不敢多嘴过一句。

  母亲由此一直很信任我,除了老姜外,办公室其他几位老师玩弄她,母亲也渐渐不避讳我。当时还年幼的我,作为给妈妈保守秘密的「乖孩子」,得到的好处,便是可以现场观看自己妈妈脱得赤条条地和数个男人打真军。

  一般来说,每天下午三节课后,学生们都去上体育活动课程了。这时候,数学组办公室里老师们都在,包括我妈妈。他们有的备课,有的批改作业,有的闲得无聊,便以调戏我妈妈为乐。

  刚开始的时候,男老师们只是当我妈妈的面,开一些黄色笑话,不过这也正常,毕竟整个办公室里几乎都是男的,我妈妈表示理解,她虽然从不插话,但也不反对男老师们讲那些下流话;但一段时间后,男老师们发现我妈妈性格温柔似水,甚至还有点胆小怕事,于是他们就把我妈妈代入那些荤段子;比如说:某次,我妈妈跟一男老师打听工资,问他「税后多少钱?」那男老师却回答「咱俩老相好了,睡前睡后都不要钱,哈哈!」诸如此类的玩笑话,有些只是情色,无伤大雅,有些却完全是重口味了,例如讨论我妈妈的生殖器官的模样,以及问她和我爸爸做爱时的细节;无论是哪一种玩笑话,我妈妈都相同反应—她羞涩的小脸潮红,却又哑口无言,不知该如何反驳。

  后来,我妈妈到数学组半年左右,男老师们已经开始对她动手动脚。大家那时候渐渐熟识,有的男老师脸皮厚,直接问我妈妈胸部什么尺寸,我妈妈娇羞地回答说「34E 」;他们假装不相信,实际上是使手段,软磨硬泡,骗我妈妈让他们亲手摸一摸、捏几下胸部,测试一下,才肯罢休;我妈妈是个典型的胸大无脑的女人,她看不出别人的套路,也经不住这帮家伙的软磨硬泡,只好半推半就地让他们轮流上前、排队捏揉搓弄自己的大乳房,我妈妈还为「方便起事」,把外衣或是裙子脱掉,只穿一件性感的大码奶罩,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地给他们摸胸。
  那年下半学期结束,我妈妈身上各个关键部位已经被他们摸了个遍,乳房、屁股、阴户,甚至娇羞的屁眼,都被男老师们的咸猪手一一探索过……有的男老师很粗暴,喜欢在用手猥亵我妈妈下体时,顺带还扒她几根阴毛,我妈妈痛得浑身直哆嗦,却又不敢大声叫出来;有的男老师很变态,喜欢看我妈妈自渎,他们让我妈妈脱得精光光、浑身上下只穿一条开档丝袜,然后叉开双腿坐在办公桌上手淫给他们看;有的男老师很猥琐,喜欢拿我妈妈的内衣丝袜打飞机,还趁我妈妈不在办公室时,将精液射在她的茶杯里,最后眼看我妈妈喝下后,才告诉她「真相」,我妈妈虽然觉得很恶心,可是防不胜防……

  又过了两三个月,数学组办公室淫情进一步发展:过去,我妈妈每天早上一到办公室,第一件事,就是备课、准备讲义;如今,我妈妈每天第一个任务,却是给办公室里所有的男老师口交,包括年近六旬的老姜头;我妈妈以一种类似「送外卖」的方式,每天早上,只要某位男老师一打弹指,她便乖乖地钻到人家桌肚子里,帮那位男老师解裤带、含别人的鸡巴;待到这位在她嘴里爆浆、或是颜射在她脸上,我妈妈又立刻转战下一位,继续跪在桌肚子里给男人吹箫吮阳,直到办公室里所有的男老师们都射过一次精,我妈妈才算完成任务。

  到了下午,男老师们再次「斗志昂扬」,我妈妈又得「辛苦」起来。尤其是午休时间,其他办公室的老师们都在睡觉,数学组却大门紧闭,里面一片热闹非凡:我妈妈或是全身一丝不挂地坐在某位男老师阳具上,卖力跳动;或是被另一位男老师压在办公桌上插穴,高声浪叫;甚至,我妈妈还被迫穿上性感的情趣内衣,翩翩起舞,给所有人助兴……那段时间,我妈妈几乎成为了办公室里男老师们的公妻,每天上班都身心俱疲,下班回家后,妈妈也没精力和爸爸做爱。可我爸爸丝毫不觉得有什么不对劲,反而认为一个月和我妈妈偶尔做几次,是夫妻性生活的正常频率。

  而作为儿子的我,前文交代过,因为经常下课后去母亲办公室写作业,我对母亲与那几名男老师的奸情,自然心知肚明。只不过当时唯一搞不懂的,是母亲每天下班前都要吃一颗小药丸,我傻乎乎的以为那是什么好吃的糖果,还吵闹着管母亲要得吃。现在我长大成人,才恍然大悟,母亲当年原来是在偷偷吃避孕药!
  再后来,我小学毕业、升入初中,母亲意识到我开始「懂事」了,便尽量不让我去她办公室,或是与男老师们在校外发生性关系;男老师们也不想惹麻烦,明白不能太过大张旗鼓,否则出了事,不仅再也尝不到我妈妈这块美肉,搞不好还会丢了教师的铁饭碗……于是乎,数学组的老师们开始经常私下「聚会」,而我妈妈更是次次必到场,是当仁不让、也是唯一的女主角,至于他们聚会都干了些什么,我想已经不言自明,就不赘述了。

  另外,这些男老师们个个猴精,他们不仅摸透了我妈妈懦弱怕事、不会拒绝人的性格特征,他们还看出来,我爸爸对自己老婆看管得十分不严—我爸爸不仅从未反对过我妈妈与同事们「聚会」,他还自以为善解人意,就连一个催促我妈妈回家的电话,他都不曾打过,简直是傻到被人卖了还帮着数钱……基于这样的「大好形势」,男老师们玩弄起我妈妈来,愈加无所顾忌、恣意妄行:他们「聚会」的时长,从头几次的个把小时,变成后来的整整一夜:「聚会」的频率,从刚开始的一周一次,变为一周三次:「聚会」的地点,也从任意一家廉价酒店,转移到了老姜头家中,因为他家空无一人,老伴和子女都在外地居住,而且还不用花钱。

  将「聚会」地点迁至老姜头家,本是男老师们为了更加放浪形骸的考虑,毕竟在老姜头自己的房子里,没有酒店工作人员的打扰,更没有警察临时查房的风险,男老师们无论怎样折磨淫虐我妈妈,哪怕拿她当下贱的牲口一般虐待,我可怜的妈妈也只能「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默默忍受着煎熬!可没想到的是,三天两头的在老姜家的「聚会」,反而成为了我妈妈另一出悲剧的根源……这也是后话了,先按下不表。

  关于我妈妈和她同事们的「淫乱聚会」,我印象中记忆最深刻的一回,发生在某个长假前的周末:那天,我妈妈下班回家后,照例先给我和爸爸烧好了饭菜。做了一桌子美味佳肴,看着我们父子俩在桌上大快朵颐,我妈妈一脸满足……
  每次我妈妈要去参加办公室「聚会」,临走前,她都会烧很多好吃的给我吃,或是打扫一下家里的卫生。用当代心理学分析,这应该是一种过度补偿心理吧。
  虽然母亲经常和我父亲以外的男人发生性关系,而且人数众多,各色男人都有。但实际上,母亲内心一直很痛苦,我妈妈不是一个天性淫荡的女人,她无意出轨,更不想当办公室同事们的肉便器,可另一方面,母亲性格又过于胆小懦弱,她不敢对任何人强硬,也不懂得拒绝……现在沦落至这般田地,我妈妈心里纵使一万个不愿意,她也无计可施,只能加倍地努力对自己丈夫儿子好,作为补偿。
  「你们俩慢慢吃,晚上不要等我,先走了……」

  家门口,我妈妈一边穿着高跟鞋,一边说道。

  那时候还是90年代初期,可母亲已经拥有了半柜子的漂亮高跟鞋,这很符合她爱好时髦打扮的脾性,也难怪男人们都对垂涎三尺,俗话说得好,「女人不骚,男人不爱」嘛!我偷望着母亲穿高跟鞋,她包裹在肉色丝袜里的小美脚,晶莹通透、粉嫩诱惑,脚趾上还涂着性感的大红色指甲油……我忍不住放下筷子意淫一番,直到母亲抬起头,叮嘱我说:「哦对了,你的数学成绩有点下滑,吃完饭赶快回去写作业,听见没有?」

  说罢我妈妈就摇着大屁股一扭一扭地走了。

  那晚,我妈妈到达老姜头家时,大约七点钟左右。她一进门,原本正看着足球比赛的男老师们,立刻关掉电视,一拥而上把我妈妈剥了个精光;随后,我妈妈被男人们围在中间,簇拥着向房间里拖去,她胸前一对饱满的大乳房因为紧张而一起一伏;从门口到房间里,短短几米的距离,我妈妈却被男老师们连拖带拽,拉扯了好半天才进屋;随后,像平时在办公室里那样,他们把我妈妈架到床上,让她张开双腿、两手高举头顶,呈现出一个夸张的「人」字;我妈妈感觉无比羞耻,她眉头紧皱,脸颊红透了半边,但自始至终她都没有反抗,而是故意缓缓地摆出这样一个造型;有个男老师见状,不禁讪笑她,「呵,都玩了这么多次了还不好意思啊!」接着,我妈妈性感的胴体上迅速布满了男人们的大手,他们有的揉捏我妈妈的胸部,掐她的大奶头,有的抠挖我妈妈的肉穴,用手指捻弄她的阴核……很快,我妈妈就被他们搞得淫水连连、狼叫声不绝于耳。

  之后的几个小时,这帮男老师们轮流骑到我妈妈身上和她发生性关系,并且全部将精液内射到我妈妈体内。除了老姜头,因为上了年纪、体力不支,他在我妈妈给他口交时就射了出来,精液喷的我妈妈一脸。后面几位男老师还为此很不爽,他们抱怨老姜颜射我妈妈,脏死了,导致他不能跟我妈妈舌吻……

  凌晨时分,一屋子男人的精囊都快射空了:他们或坐或卧着,在地上抽烟、在沙发上休憩;男人们看着我妈妈肿胀发红的下体,布满齿痕的胸峰,十分满意自得,好像在欣赏一幅自己刚刚完成的杰作;我妈妈依旧浑身一丝不挂地躺在床上,奄奄一息,喘着粗气,酸痛的双腿已经无法并拢;在屋里昏暗的黄灯下,一股股白花花的精液不断从我妈妈的阴道口渗出,一直流淌到她的屁股缝中,她也无力去清理…惨烈的「盘肠大战」之后,无论男老师们还是我妈妈,似乎都累到不想说话,老姜家又一时安静下来。半个钟头前,这破屋子里还人声鼎沸,女人被奸淫时的呻吟声、男人们爽到开心的淫笑声,充斥着房间每一个角落。

  众人休息了一会儿,没多久,突然觉得肚子有点饿,于是他们把我妈妈从床上强行拉起来,令她去厨房弄点吃的;我妈妈早已疲惫不堪,但她还是支撑着、在厨房里忙活了近一个小时,给这帮轮奸她的男同事们烧了小桌子菜,还下了面条;我妈妈在厨房里做饭时,不仅身上不允许穿任何衣服,保持赤身裸体,她的阴道和屁眼里还分别被塞了一根黄瓜、一根胡萝卜;我妈妈尽力用下体的括约肌夹住这两根「蔬菜」,不敢让它们滑出来,因为男老师们故意吓唬她,如果我妈妈做不到,他们就往我妈妈的阴道里灌热汤!

  到了下半夜,老姜头和其他几位男老师都已体力不支,沉沉睡去。本来这个时间点,我妈妈也差不多该回家了,但那天正值欧洲杯,有一位男老师酷爱足球,于是他没去睡觉,也不放我妈妈回家:俩人在客厅里,黑灯瞎火的,只有电视机放着比赛;那位男老师坐在沙发上,裤子脱了一半,一边看球,一边让我妈妈跪在地上给他吹箫;我妈妈跪在硬瓷砖上,膝盖生疼,又因为实在太累了,好几次她嘴里含着含着,一不小心鸡巴就滑了出来;那男老师很不满意,就拿了一个鸡毛掸子在手中,我妈妈一「偷懒犯困」、他便扬起手中的鸡毛掸子,狠狠地抽打我妈妈的肥臀……

  除去那一晚,印象中还有好几次,几个男老师们轮奸了我妈妈一夜后,第二天清晨也没放她回家,而是又玩弄了我妈妈一整个白天。我妈妈害怕我爸爸起疑心,她还一边被人抱在身上肏穴、一边和我爸爸打电话,胡编一些理由骗他。那几次我也在家,连我一个小孩子都听出来,电话那头母亲的声音不对劲,怎么说话语气十分急促,还时不时地尖叫一声?可父亲硬是没听出蹊跷,丝毫不觉得有什么不对劲……后来,男人们觉得这样很刺激,便每次把我妈妈带到老姜家奸淫时,都会让她一边和我爸爸通电话,一边给他们操逼,或是用各种棒状物体捅我妈妈的下体。

  (未完,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上一篇:【我的美丽岳母李雪梅】(02)【作者:langxing2017】 下一篇:【身为一个乱伦控的成长历程】(01-03)【作者:这货不是伟】
Copyright © 看电影来5566_手机版   【返回顶部】